当前位置: 新闻资讯 > 加国华人
佩服 ¦ 加拿大华人妈妈把一双儿女送进哈佛,坚信成功首先要快乐
2019年12月05日    来源: 乐尚她乡    阅读:   
我来说两句

分享新闻

微信扫描分享

于巾帼,一位出生于宝岛台湾的妈妈,生活在加拿大。养育了一双儿女,并在他们16岁的时候,把他们双双送入哈佛大学。这是个人人眼中成功的妈妈,但对于“骄傲的时刻”却有一个不同的答案。

作为妈妈,你最骄傲的时刻是什么?是孩子降临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啼哭?是他赢得了第一次小小比赛的冠军?还是他拿到了全球顶级名校的录取通知书?

哈佛妈妈于巾帼

于巾帼,一位出生于宝岛台湾的妈妈,生活在加拿大。养育了一双儿女,并在他们16岁的时候,把他们双双送入哈佛大学。在哈佛读书期间,他们选择休学创业,如今,已经在各自的方向上小有成就,姐姐拿到了著名的“泰尔奖学金”,弟弟的公司用最新的虚拟实境VR技术治疗眼睛的疾病, 得到美国创投界及医学界的重视。这是个人人眼中成功的妈妈,但对于“骄傲的时刻”却有一个不同的答案。

1音乐向左,体育向右

在于巾帼老师分享教育心得的书《这样教,儿女快乐上哈佛》中,有6张她精心挑选的照片,记录了全家幸福时刻和孩子们的成长。在儿子的照片下,有一行小小的注释,写着“加拿大滑雪教练宇阳”。

我很好奇这行文字的来历,因为宇阳如此优秀,是哈佛大学的学生,又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,为什么在妈妈的书上,给他的定义不过是一个“滑雪教练”?

宇阳滑雪照

于巾帼老师笑了一下,“滑雪教练,也不是全国冠军,为什么我会很骄傲?因为我儿子从小四肢非常不协调,基本上你没有办法想像这个孩子将来可以在体育方面有任何成就。”现在的宇阳温和开朗,总能吸引一大群人和他交朋友。但小时候的他,可能是每个妈妈都最怕遇到的小恶魔宝宝,不仅什么都不肯学,还只爱不停的哭。在加拿大学游泳是很平常的事,相当于小孩子的游戏。宇阳长大一点,妈妈就顺理成章地送他去社区中心学游泳。

游泳第一课是要学闭气,也就是把头埋到水里吐泡泡。加拿大教小孩的游泳教练都很有耐心,每个小孩子都照做,结果到了宇阳,就突然点燃了炸弹,他站在泳池旁边放声大哭直到下课。下课了,宇阳看着别人都走,妈妈还没动静,自己收了眼泪说哭完了,没力气再哭了。

于巾帼就跟他说,“这个不是这么难的,我们多练习几次,你一定可以做到。”宇阳在妈妈的鼓励下,就鼓起勇气跳下泳池,这样反复试了好多遍,终于学会了游泳。姐姐宇琪15岁拿到加拿大滑雪教练证书的时候,于巾帼很认真地对宇阳说,“姐姐有天分,做一次就可以,妈妈对你没有什么目标,如果你也想做滑雪教练,我们就一堂课一堂课的学,一定也可以考上滑雪教练。”宇阳说好,于是就参加了培训。

虽然他不像姐姐一样高分拿到资格,但在付出了三倍的时间和努力之后,也是一次就通过了。宇阳考过的时候特别高兴。于巾帼也很高兴,她觉得做父母就要仔细观察孩子的天赋和能力所在,了解自己的长处和短处。在天生比较差的方面,付出更多的努力。后来,宇阳成了滑雪教练,游泳教练,拿了两次水球冠军。他在运动上前进的每一小步,都是于巾帼耐心的积累,帮他一点一滴克服内心对未知的恐惧。照片上,加拿大滑雪教练宇阳,一身蓝色帅气的滑雪装,笑得灿烂。这一瞬间,值得骄傲。

2放弃,然后赢回来

很多人认为,“因势利导”是教育的最高境界,既然一条路不通,择善改道顺其自然。于巾帼却选择和儿子在体育短板上死磕,因为她特别认同哈佛院长的话“体能也是一种智能。”定期规律的运动,可以增进记忆力和思考判断的能力。不仅如此,运动还能强健身体,磨练意志。和很多在国外的华人家庭不同,于巾帼从小就为女儿和儿子规划了半天学业、半天运动的成长方式。让孩子边玩边锻炼身体。

她发现运动之后,孩子读书和练琴确实会更有效率。姐姐宇琪和弟弟完全不同,天生就有运动感。她小时候就喜欢在社区活动器械上摸爬滚打;学了蛙泳就能轻松到省赛水平,和国外的小孩们PK;滑雪就更厉害,于巾帼甚至有想过,如果把女儿送去参加奥林匹克,她也许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竞技选手。但姐姐一岁之前,这些是妈妈于巾帼不敢想象的事情。宇琪出生时,是在妈妈高烧昏迷的状态下,被吸盘吸出来的,哭都没来得及哭一声就被医生抱进了保温箱。1

岁之前她的发育都比别的孩子迟缓,5个月才会翻身,8个月才能坐起来。初为人母的于巾帼很担心出生的意外会影响女儿未来的学习和生活,开始研究科学养育的方法,希望能充分开发孩子的脑智能。通过读唐诗、玩拼图,到游遍加拿大的山山水水,这个起步于保温箱的宝宝,开始展现出记忆力和运动力方面的天赋。她很配合的参与各种运动,也开始学习音乐。加拿大的音乐启蒙很有意思,他们会让孩子们试各种乐器,然后选自己喜欢的。

“十五年前,我和一般的华人妈妈一样,觉得钢琴是不可不学的才艺,就送宇琪去上钢琴课。“小时候的宇琪害羞内向,非常听话,她就乖乖学钢琴,妈妈陪练。到了十二岁的时候,于巾帼觉得有点问题:为什么女儿很努力地练习,认真的参加比赛,却没在任何比赛里得奖?而此时,总在逃避练琴的宇阳,赛前还临时换了曲子,却在西雅图的钢琴比赛中轻松地赢了大赛冠军?天赋,真实存在。而姐姐的天生条件手掌小,而且无力,根本不适合弹钢琴。

于是,她跟女儿有了一次正式的谈话,剖析僵局,并跟她一起承担人生的弯路。“我告诉她说这不是你的错,是因为你天生的条件不足,所以如果你再这样子坚持下去,可能也是没办法成功的。你如果真的是想要学音乐,我们就选一个天生条件适合的,比如说小提琴。”

宇琪拉小提琴

宇琪听一听,觉得妈妈讲的有道理,就换了。然后找了一个很注重基础的小提琴老师,妈妈跟女儿一起开始开始了弦乐之战。技巧很多,就一个个打磨;姿势不对,就录下来一点点校对。每天一小时,整整一年。一年之后,姐姐参加小提琴比赛,开始疯狂拿奖。

3被一个秒表误会的“虎妈”

在于巾帼的新书《这样教,儿女快乐上哈佛》中所描述的一样,转学小提琴,是宇琪的一个人生转折点。她考入了温哥华青年交响乐团,成了首席小提琴手。她整个人开朗起来,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。但摆在妈妈面前的教育难题,还远远没有解决。于巾帼教孩子,被温哥华报纸报道过,经常有些人会慕名前来,请教怎么教小孩读书。

有一次,来了一个妈妈,见到温和的于老师很诧异,“我听说你在家中拿着秒表逼着小孩读书,以为你是一个很严厉的虎妈。”于巾帼觉得有些好笑,于是解释说,秒表这个道具有,但和牛仔骨并存,专用于和宇阳斗法。不是为了逼弟弟读书,而是为了让贪玩的他学习有效率。秒表是家里最常用的效率工具,如果他按时完成功课,就给个牛仔骨的鼓励。先生常笑于巾帼,训练儿子像训练小狗,拿食物当鼓励,她就会很坦然的说,怎么有效怎么来,宇阳喜欢吃肉,当然拿肉引诱他专心读书了。和乖乖女宇琪相反,弟弟从小就具备所有“小怪兽”的特质:爱哭、贪玩、乱发脾气。为了培养他的自我管理能力,于巾帼很小就开始教宇阳做计划,讨论学习时间、工作量,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母子达成一致,就把计划表贴到墙上。

虽然有时会让宇阳钻空子“砍价”,五天的计划三天就完成,妈妈也都会信守承诺。到了下个礼拜,妈妈再火眼金睛戳穿弟弟,和他再谈判斗法。有一个姐姐做榜样,宇阳也自觉理亏,加上妈妈的“利诱”,他渐渐地也有了自律的习惯。全家用google日历做计划,妈妈的日历总是密密麻麻的。到了宇阳上哈佛的那天,于巾帼的日历突然空了,没有工作,也没有计划。突然的放空让人有点茫然,但没过多久,她发现16岁的宇阳的日历上写满计划,优良的习惯从妈妈传递给了孩子,她特别高兴。有一次,女儿宇琪听说虎妈这个称呼,就问妈妈,“我不懂为什么华人会把对自己小孩凶的妈妈叫做虎妈。

老虎的妈妈其实对自己的小孩最好了,它会耐心教孩子怎么样猎捕食物,小孩子害怕时,虎妈会鼓励自己的孩子。它会是对谁凶恶呢?对那些要来侵犯它孩子的敌人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妈妈,你就是虎妈。”于巾帼一直都反对把孩子当成宠物养,“我们生了小孩我们对她有责任,我们若什么都不教她,只是让她讨我们欢心,那她长大她怎么能够成为独立的自己,她怎么能有她自己的人生。我的责任不只是要把她照顾好,还应该让她有各方面的潜力都发挥出来,将来有能力在社会上成为一个成功快乐的人。”

4从“I”到“WE”

温哥华有很多华人家庭,虽然在国外生活多年,依然是传统的东方人思维。性格谦逊,强调学业,给孩子选体育活动的时候,常常会选个人项目。而于巾帼喜欢带孩子去参加各种团队项目,包括水球。“我让他们学水球就是学习一个团队的精神,让他们养成teamwork的习惯。”国外的小学第一课,会在黑板上写一个“I”,也就是“我”。西方的教育思维,是要先教小孩明白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要有自己的想法,未来还会有自己的人生,这是一个人的起点。但到了中学,他们不再讲“I”,他们讲“We”,就是“我们”。有了社会力的孩子,要明白你想要成功不是靠你自己就可以,大家要有合作精神。国外的大学会特别重视你参加的体育有没有这种 teamwork,包括哈佛,它也是通过看申请人的参加的体育活动,来衡量一个学生未来发展的可能性。

宇琪在哈佛

东方教育思维是另一条路。小孩子进入学校,老师不讲“I”,因为“我”多了没办法管理,他们会先讲“We”,孩子今天进入团队生活了,要有规矩、要听话,要懂得融入集体。到了中学,面临中考高考,课业压力大了,每个孩子就只能自己埋头苦读准备大小考试,封闭在小“I”的圈子里,只追求高分,没人谈合作发展。这种传统的教育方式,在孩子发展自我认知的时候,扼杀了他们独特的创造力,在即将进入社会被团队化的时候,又剥离了集体的概念。所以当孩子离开学校,几乎无法直接进入社会,要先扫雷,把过去十几年的缺失补上。在台湾念完中学的于巾帼,对此感受特别深。

台湾的教育就是考试考试考试,国中的时候被逼着天天读书,不上体育课,直到上了高中,校长要求所有人“体育不达标就要留级”。借由体育的团体活动,她开始有机会看到考卷以外的世界。在台湾最好的北一女中,她明白了“人生不止是学业”,这才从“I”走了出来。传统的教育就完全没有意义吗?于巾帼不觉得。她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台湾外省人,16岁负气离家,一走就是40年。他求学若渴,努力上进,一直保持着对中国文化深厚的情感。小时候,父亲让于巾帼读《论语》,读《大学》,讲“格物致知”,让她在传统经典中知书达理。到今天,中华文化所蕴含的传统价值观,至今深刻的影响着她的处世之道。

她觉得,西方文化影响下的年轻人,通常个人意识太强烈,总以自我价值为中心,只有懂得协作、谦逊、有同理心的年轻人才更有机会获得成功。深谙中西教育理论的优劣,于巾帼一直坚持家庭教育的中西合璧:用东方哲学塑造品格,西方模式为孩子的成长赢得更多可能。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出生就完美的孩子,但好的家庭教育却可以帮助孩子更完美。看着优秀阳光的宇琪和宇阳,妈妈于巾帼笑着给自己打了90分,谦逊而骄傲。

5孩子,父母手中要放飞的箭

全家福

纪伯伦《致孩子》的诗里曾生动的描述了父母和子女的关系:你是弓,孩子是从你那里射出的箭(You are the bows from which your children as living arrows are sent forth)。弓的责任,就是尽力把箭射远。女儿宇琪16岁哈佛面试的那天遇到了大堵车,于巾帼吓出一身冷汗,手足无措。女儿就很淡定的一边安慰她,一边下车改乘地铁,她不仅没迟到,还和招生官相谈甚欢。弟弟九岁参加钢琴比赛,临时要换曲目,妈妈不放心就跟老师说,“现在换还来得及吗?他比赛的时候会紧张。”老师看了她一眼说,“那是你。”比赛的时候不放心,妈妈又在弟弟旁边各种叮嘱。宇阳就说,“妈,你别说话,让我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弹,我觉得我能赢。”

一双儿女的淡定秒杀了于巾帼的紧张。孩子对父母,是什么时候完成这场超越?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弓箭手完成了她的使命。使命结束,父母都会好像又经历了一次艰难“生产”,她的世界重归空旷。于巾帼说,现在是孩子们比她更成熟冷静。我问她孩子都独立了,想对现在的他们说点什么,她认真想过后回复了我。只有一句简单的嘱托:“Work hard,Play hard”,工作时要尽力,玩时才能尽兴。

宇阳代表哈佛大学HPAIR与腾讯签署相关项目合作

正如哈佛妈妈于巾帼 在《这样教,儿女快乐上哈佛》中所描述的,“成功首先要快乐”,她希望一双儿女都能以这样的态度,开创属于自己的人生。这就是一个妈妈最大的骄傲。

【郑重声明】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。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,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;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,原作者未知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及时与我们联络,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。

热门新闻排行
  • 日榜
  • 周榜
  • 人在温哥华
    订阅号
   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
  • 人在温哥华
    抖音号
    2.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
下载Vanpeople手机端,享受更好阅读体验!